KINO

小英雄中毒患者。
all电/心尾/胜出/荼毘轰/夜轰
杂食党!其实什么都能吃✨

#大概是冰火,火人视角
#又是一篇瞎撸难产没人理极为尴尬的戏x
#ooc致歉

跌跌撞撞的向着自己的寝室走去,动作比往常更加鲁莽。有些晚的时间让学校里变得清净,走廊也几乎看不见人影。偶尔走过的学生也只是投给自己怪异的目光,加快步伐躲着自己继续赶路。靠着墙休息片刻,大口喘着粗气。所幸寝室门近在眼前。门半虚掩着,显然是自己的室友像往常一样给自己留了门。
踏进屋子顺手带上门,抬头看到自己的室友正在低着头写东西。可能是听见自己不同于平常的脚步声,半带着疑惑的声音叫着自己的名字。
"John?"

没有立刻回答,进屋后放松的警惕心让自己的行为放的更开。一个踉跄没站稳,加上身体的不适让自己顺势跪到了地上,膝盖碰上地板发出闷响。对方似乎感觉有什么不对,终于转头起身查看自己的情况。

看着人逐步靠近,并没有像以前那样立刻站起来,而是保持着刚才摔倒的姿势跪坐在地上。直直看着人走过来,露出一个和往常感觉完全不一样的微笑。
具体说看起来更像是……傻笑。
"嘿John,你喝酒了?"
"嗯……"
借着对方支撑在自己胳膊下方的力量站起来,无力的瘫在人身上。对方将自己架到床边放下,任由自己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。
"这里是学校,谁给你的酒?"
听到对方的疑问张了张口,犹豫片刻还是选择不卖队友。
"呼嗯…你猜。"
"好吧……"
睁眼看着人就这么放弃了询问转身回到书桌继续刚才的工作,书写的声音片刻后清晰的传进自己的耳朵。
"Bobby."
"嗯。"
"Bo—bby——"
"干嘛?"
嗤的一声笑出来,没有再说些什么。思索着回来之后每天都在想的事情,鼻子突然一酸,眼前便模糊了起来。
"……War."
"什么?"
果不其然听到疑问的短句,深呼吸让自己接下来的声音听起来尽量不带上哭腔。

"Bobby…你知道吗,我一直都很感谢你那个时候你救我回来。"
酒精的作用貌似刚刚好,让自己说出平常从没说出过的话却又不失理智。刚一开口两滴眼泪就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。

"我做了那么多伤害你们的事情,但教授和大家还是再次接纳我了。"
大家都很宽容,但是我再也不能接纳自己了。

"我还能像以前那样看着你们学习,和你同一间寝室……"
但不像以前那样轻松了。我爱你,看着你的每一秒都是来自自己的责备和钻心的痛。

"我每天在这里混吃混喝,上课也从没认真听过。"
这样混吃等死的日子压根就像是在等死一样。

"……John,你喝多了。"
对方的声音还是带着以往常有的担心,然而自己的声音中已经控制不住的带上了些许哭腔,泪水打湿了小块床单。翻过身不让对方转头看到自己的表情,忍不住抽泣起来。
"Bobby,你不该救我的。"


"你应该放我去死。"

评论(2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