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INO

小英雄中毒患者。
all电/心尾/胜出/荼毘轰/夜轰
杂食党!其实什么都能吃✨

是改图!原图来自p2空间,想法和监制(?)都是这个天使!→ @Miss.Einfith

wwwwwwwwwww边改边笑

心血来潮想画路人×久 但是自己太菜了所以只能画几个小表情……(流下了不甘的泪水)所以剩下的可以脑补社保了((等等

被戳到。这个太有感觉了

木然守宫:

世界一流的欺诈师,


唯独无法欺骗自己。

【高中宿舍三十题】4.忘了早上轮到谁做值日

#实力跑题预警

Bobby和John同时忘记了今天该谁去做值日。
今天是周六所以不用上课,John懒洋洋的趴在床上,明明醒着却一动不动,像是又快要睡着。而Bobby正坐在床边看书。

宿舍也并不是每天都打扫,所以时间一长难免会忘记该谁打扫这种事。起身活动身体休息眼睛的Bobby无意间发现地板已经有些脏了,灰尘盖上了浅浅一层,还有些鞋印。
他回忆着上次打扫的日子已经有一段时间,而他也并不记得上次是谁打扫的寝室。他抬头看了看趴在床上的John,明白那人的状态不一定会同意起来打扫卫生,但他还是试探性的问了问,然而只得到了床上人一声慵懒的长哼。

"John?我们已经很久没有打扰了,起来帮帮忙吧。"
"……umm…"

"……不想动。"
Bobby扶着额头叹了口气,走到John的床边轻轻拍拍他的腰,后者有些不大高兴的动了动,但依然没有起床的意思。
"起来了,懒觉睡到十一点也已经够了吧?"

"……你以为是谁因为要到周末所以晚上把我折腾到凌晨三点的?"
John又翻了个身,有些像是在耍小脾气的离Bobby远了一些。

闻言Bobby有些无奈的笑了笑,上前去揉乱人的头发,
"是是…我的错。你再睡一会吧,我去打扫。"
"哼。"




我…文力下降短小我的错啊呜呜呜呜呜
跟零那个刹不住车的一起合写压力好大啊(趴

【高中宿舍三十题】2.一起洗衣服

John的衣服一般都是Bobby帮忙洗的。原因是John在学校第一次洗衣服的时候在他们宿舍单间洗手间蹲了两个小时,时间长到Bobby以为他在洗手间里被洗衣服的水淹死了。开门一看,笨手笨脚的John把水弄得到处都是,打着泡沫衣服还在盆里没有冲干净。从此以后Bobby每次都在洗衣服的时候顺便把John的衣服一起洗了。

有些反常的是,今天John竟然主动要求和Bobby一起洗衣服。Bobby想到他第一次洗衣服的样子心情有点复杂,但是看到对方兴致勃勃的样子也不忍心拒绝。于是两个人端着盆和小板凳一起在洗手间搓起了衣服。

不出所料,小火人刚开始的确是认认真真的在洗衣服,但搓了一会就觉得无聊了。Bobby看着他噘着嘴的可爱样子笑了出来,马上获得了John不满的声音,

"Bobby你笑什么——?!"
"噗嗤,你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……"

John有点生气,双手"啪"的的一声拍进水盆,溅出来的水花有些打在Bobby身上,将他的衣服弄湿了些许。Bobby用手指点了些水甩在John身上当做回击,不料成功将John惹炸毛——

然后两个人顺理成章的打了一场水仗,Bobby还多洗了两件因为打水仗而满是洗衣液泡沫的衣服。

和 @零 一起合写!玛德我不会艾特人……小声。不是很会写文希望有什么问题大家一定提出来,万分感谢!比哈特

晚安吻(雾)

"John,很晚了。你该睡觉了。"
Bobby放下笔从书桌前站起来,扭过头看到John正趴在床上抱着手机打游戏。小火人的哈欠打到一半愣是因为自己的话生生给憋了回去。看见他红红的眼眶Bobby有点想笑,随后John就对着他的笑意瞪了一眼,扭回头继续打游戏表示他并不想睡。

"好啦John,游戏可以明天再打。你不希望大老晚上的被我送给教授脑睡着吧?"
Bobby坐到John的床边,用自己冰冷的手敷了一下对方的脸。听见"教授"两个字的John愣了一下,暂停游戏看着人撇了撇嘴开口,
"我觉得你也不希望大老晚上的被火烧。你不是我妈,Bobby."
"Okey…我的确不是你妈,But I'm your friend…
…Your boyfriend,John."

John下意识想反驳,手摸上自己的Zippo,却摸到了一小团冰块。
"谁有你这个男朋友……嘿Bobby?!你疯了吗你又冻我的打火机???"
"我没有,但是只有这样你才能乖乖睡觉。"
Bobby按住床上向他张牙舞爪扑过来的小火球,手指钳住对方的下巴轻吻了上去。没有深入,只有简单的唇贴唇。John的嘴唇比Bobby想象中的更柔软一些,没有像他脾气那样的坚硬和干涩,于是便私心的多揣摩了一会。John被他的举动吓到了,身体保持着刚才的动作僵在原处,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他。

"现在可以去睡觉了吗,小火球?"
Bobby趁他还没反应过来将对方按倒在床上,顺手关了灯。暗黄的灯光消逝,只留下Bobby温柔的声音,

"晚安,John."




b.头一次写这样的东西有什么问题请务必告诉我啊嗷…如果能看到最后的话真是太感谢啦

#大概是冰火,火人视角
#又是一篇瞎撸难产没人理极为尴尬的戏x
#ooc致歉

跌跌撞撞的向着自己的寝室走去,动作比往常更加鲁莽。有些晚的时间让学校里变得清净,走廊也几乎看不见人影。偶尔走过的学生也只是投给自己怪异的目光,加快步伐躲着自己继续赶路。靠着墙休息片刻,大口喘着粗气。所幸寝室门近在眼前。门半虚掩着,显然是自己的室友像往常一样给自己留了门。
踏进屋子顺手带上门,抬头看到自己的室友正在低着头写东西。可能是听见自己不同于平常的脚步声,半带着疑惑的声音叫着自己的名字。
"John?"

没有立刻回答,进屋后放松的警惕心让自己的行为放的更开。一个踉跄没站稳,加上身体的不适让自己顺势跪到了地上,膝盖碰上地板发出闷响。对方似乎感觉有什么不对,终于转头起身查看自己的情况。

看着人逐步靠近,并没有像以前那样立刻站起来,而是保持着刚才摔倒的姿势跪坐在地上。直直看着人走过来,露出一个和往常感觉完全不一样的微笑。
具体说看起来更像是……傻笑。
"嘿John,你喝酒了?"
"嗯……"
借着对方支撑在自己胳膊下方的力量站起来,无力的瘫在人身上。对方将自己架到床边放下,任由自己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。
"这里是学校,谁给你的酒?"
听到对方的疑问张了张口,犹豫片刻还是选择不卖队友。
"呼嗯…你猜。"
"好吧……"
睁眼看着人就这么放弃了询问转身回到书桌继续刚才的工作,书写的声音片刻后清晰的传进自己的耳朵。
"Bobby."
"嗯。"
"Bo—bby——"
"干嘛?"
嗤的一声笑出来,没有再说些什么。思索着回来之后每天都在想的事情,鼻子突然一酸,眼前便模糊了起来。
"……War."
"什么?"
果不其然听到疑问的短句,深呼吸让自己接下来的声音听起来尽量不带上哭腔。

"Bobby…你知道吗,我一直都很感谢你那个时候你救我回来。"
酒精的作用貌似刚刚好,让自己说出平常从没说出过的话却又不失理智。刚一开口两滴眼泪就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。

"我做了那么多伤害你们的事情,但教授和大家还是再次接纳我了。"
大家都很宽容,但是我再也不能接纳自己了。

"我还能像以前那样看着你们学习,和你同一间寝室……"
但不像以前那样轻松了。我爱你,看着你的每一秒都是来自自己的责备和钻心的痛。

"我每天在这里混吃混喝,上课也从没认真听过。"
这样混吃等死的日子压根就像是在等死一样。

"……John,你喝多了。"
对方的声音还是带着以往常有的担心,然而自己的声音中已经控制不住的带上了些许哭腔,泪水打湿了小块床单。翻过身不让对方转头看到自己的表情,忍不住抽泣起来。
"Bobby,你不该救我的。"


"你应该放我去死。"